首頁 > 電影

電影《惡童超級歪》影評:能否作為旗幟,掀起法國電影新革命?

惡童超級歪影評

縱觀2018年各大權威電影雜誌的年度十佳榜單,拋去政治因素,基本大同小異,都是公認的佳作,怎麼選都在意料之中。

但這些榜單裡仍存在一些意料之外,鮮有人知的異類,別說是普通觀眾,就連影迷也不一定看過。其中最值得一提的,便是被影迷奉為「觀影寶典」的法國《電影手冊》所票選出的年度十佳榜首——

《惡童超級歪》

Les Gar?ons sauvages

片如其名,這個野小子從無人問津到靠著野路子衝鋒陷陣,突然以最佳的姿態出現在影迷面前,頗顯意外。

進入榜單不是奇聞,但一舉奪魁卻是異事。

↑《電影手冊》2018年度十佳榜單

它憑什麼能贏過打破戛納場刊史最高分記錄的《燃燒》,多次光臨年度榜單,備受影評人讚譽的《魅影縫匠》《幸福的拉扎羅》,得到《電影手冊》多位權威影評人的一致票選?那麼多佳作何以輪到它?或僅因其是法國本土的佳作?抑或是為了掀起法國新新浪潮電影革命?

再如何猜疑,都需回歸作品本身。有實力,一切皆有可能。因此帶著這些疑問,小智去會了會這群惡童超級歪。

所謂擒賊還得先擒王,惡童超級歪的老大是個連拍自己藝術照都騷氣十足的法國騷男。

貝特朗·芒蒂格

Bertrand Mandico

話說貝特朗·芒蒂格在法國早已聲名在望,《惡童超級歪》是他的處女座長片,在此之前,他已創作了30多部實驗短片,是法國實驗電影界的領軍人物。

↑《LE CAVALIER BLEU》1998

2018年他的最新短片作品《後啟示錄(Ultra Pulp)》在戛納電影節亮相後備受矚目,高居各大影評人評分榜首。

↑《後啟示錄》,2018

我們不難發現,貝特朗·芒蒂格的作者風格非常明顯,他的作品幾乎都採用了迷幻的霓虹色彩堆疊而來的專屬色調。在人工的舞台式打光和佈景特徵基礎上做延伸,他也被稱之為新一派電影的 「人工美學」的代言人。

《惡童超級歪》更像是他個人美學的集大成之作。首先便是長期以往的迷幻色彩和16mm膠片攝影鏡頭內似夢似真,頹疊模糊的畫面。

這種模糊的鏡頭語言沿用到人物情節,五位野小子均由女性扮演,導演如此用意想必是想討論男女性別問題。包括情節和布景道具都圍繞著性別展開,片中的女性與男性身份,權利都進行了調換。

故事大概是五位無惡不作的野小子犯下罪行,被一位船長帶到一座神祕的島嶼進行改造,卻從男孩變成了女兒身。這個故事廝認為與《西遊記之女兒國》相差不大,但也沒見國內有人能把這樣的好故事拍好。

《惡童超級歪》比《女兒國》來得露骨,這也是它備受爭議的緣由。片中出現了大量的人體性器官,不管是長在人身上的,還是那座滿是性器模樣植被的神秘島。

長著褶皺與毛的水果,酷似香蕉,開蓋便噴射出汁液的植物,供惡童超級歪享樂的牡蠣模樣的不知名植物。

你已能窺探到這部電影強大的尺度,有人憎惡也有人讚譽,但在視覺上確實有著極大的衝擊。也是導演挑戰權威,摒棄舊物的手段,就是讓你看,一點不避諱。

再者,影片的五幕結構也很妙,致敬了古希臘戲劇的分幕演出方式。這樣的致敬常出現在影片內容裡。

如片頭尾部分引用的台詞致敬了《麥克白》和《李爾王》,兩部皆在莎士比亞的「四大悲劇」裡。還有對惡童超級歪犯下罪行的庭審情節,年代已不重要,更多的感受是一種古希臘戲劇式的儀式感。

這樣看來,貝特朗·芒蒂格的確有兩把刷子,謙遜又不失桀驁,致敬了前人又想挑戰前輩。《電影手冊》貌似從他身上看到了法國電影新浪潮運動時期的那幫文藝青年的影子。

法國電影新浪潮的先鋒們

而《電影手冊》將其選為最佳,顯然是在想方設法推動影史的又一篇章——法國電影新新浪潮運動

遙想當年的法國新浪潮盛況,如今早已物是人非。隨著路易斯·布努埃爾、雅克·德米、弗朗索瓦·特呂弗等新浪潮旗手相繼去世,仍在堅守的只剩戈達爾,瓦爾達等元老級人物。

不知名阿姨,戈達爾,雅克·德米,瓦爾達(左起)

當代商業電影的趨同化嚴重,難再出現所謂大師之作,再想戈達爾的《告別語言》《影像之書》已不求人看懂,唏噓不已。

在這個影迷感嘆「電影已死」的時代,被譽為影迷聖經的《電影手冊》仍不忘創始人安德烈·巴讚的初心,立圖再次尋覓一種新電影的蹤跡。

1951年草創期的《電影手冊》封面

早在2013年4月,《電影手冊》便刊登了這麼一句話:

「年輕法國電影人並沒有死!」

↑揚·岡紮樂茲與貝特朗·芒蒂格

於是以貝特朗·芒蒂格為首的一群法國新銳導演開始崛起,揚·岡紮樂茲、吉約姆·布哈克、賈斯汀·楚特、佩里提亞可和卡羅利娜·波吉,約納坦·維奈勒夫婦等。他們被稱為法國電影的「破壞分子」,有了《電影手冊》的保駕護航,他們開始以星火燎原之勢,改變著世界電影的格局。

↑貝特朗·芒蒂格友情出演了揚·岡紮樂茲的《刺心》

如貝特朗·芒蒂格的《野孩子們》一樣,這些新生代的法國導演對於新電影的定義跳脫出原本新浪潮倡導的「現實主義「,以崇敬前輩的心態開創著全新的探索。他們推翻了「自然主義「,重新利用起創意十足的人工造景,用大膽尺度的畫面挑戰觀眾的耐性。

他們的崛起注定是艱難的,過程難免會有質疑的眼光,詆毀的聲音。但最好的佐證是在現實得到的肯定。

《刺心》《午夜狂歡》(左起)

貝特朗·芒蒂格憑藉《假小子們》在2018年嶄露頭角,揚·岡紮樂茲用處女作《午夜狂歡》喜提2016年《電影手冊》年度十佳,又藉《刺心》衝進2018年戛納主競賽單元。約納坦·維奈勒和卡羅利娜·波吉的《永遠的傑西卡》也入圍了2018年的多倫多電影節。

《超出夢境(ULTRA RêVE)》2018

今年夏季,貝特朗·芒蒂格與卡羅利娜·波吉,納坦·維奈勒, 揚·岡紮樂茲四人強勢集結,將3部短片合為一部名為《超出夢境》的長片於法國上映。

正巧這四位新銳導演,同為《火焰宣言》的簽署者,這是一場法國電影新新浪潮革命的告兆

我們追求的是一個充滿激情的電影,一個夢想的夢想家,一個哭泣的怪物和一個燃燒的孩子,一個不計算和享受燃燒的電影。我們邀請所有灼熱的心臟吹拂餘燼。

這些話表達了我們對電影的共同意志,夢想,思考,渴望,揭示它們。這不是教條,只是夜晚的火焰,我們當下的狀態。

他們說,在寒冷的冬夜,我們的電影在森林裡相遇,他們一起點燃了火,跳舞到黎明,燃燒著我們的心。

——《焰火宣言》摘錄

刊登於《電影手冊》2018年7-8月

(結合有道,谷歌翻譯)

《後啟示錄》劇照

為了在製作電影時捕捉這種常見的心態,我們決定寫這篇文章。「焰火」是個很重要的詞,它有一種輕微的、不加糖的、燃燒的東西,而且是短暫的。我們的文本是在黑暗中燃燒的星星火炬,在說著「誰愛我便跟著我吧。」 —貝特朗·芒蒂格 (結合谷歌,有道翻譯)

貝特朗·芒蒂格和他的御用女演員們

從這則宣言反觀我們的藝術片,尚未招人待見,沒有關係。地球至暗過後,或許仍有不同色彩的火把在準備,等待著。

畢竟,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點點星光,足以照耀世界。

↑會不會有點太酷?

參考網址:

1.http://lestyx.fr/ultra-reve/

2.https://www.franceculture.fr/emissions/la-grande-table-dete/cinema-onirique

3.https://www.culturopoing.com/cinema/entretiens-cinema/entretien-avec-yann-gonzalez-realisateur-dun-couteau-dans-le-coeur/20180630

End

/素材圖片來自網絡/

/如有侵權聯繫刪除/

往期回顧:

至暗過後,黎明到來?

我們的2018年度十佳,與你有關。

《此房是我造》中你不得不知的25個知識點!!!

IT145.com E-mail:sdd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