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電影

電影《野小子們》影評:法國十佳榜首,革新了法國電影歷史!

野小子們影評

曾經有人把揚·岡紮樂茲和貝特朗·芒締格這群人比喻為「破壞分子」,誠然,他們是一群與法國新浪潮電影完全不同的導演。他們在新浪潮電影過去的多年,路易斯·布努埃爾、雅克·德米、弗朗索瓦·特呂弗這群人相繼去世,如今只剩下了戈達爾一枝獨秀後,可以說是最有能力重新扛起法國電影大旗的一代人。然而他們帶來的,並不是對安德烈巴讚的「影像本體論」和長鏡頭美學的解讀與實踐,而是給法國電影重新下了一個定義。 今年法國《電影手冊》十佳中,芒締格執導的《野小子們》名列榜首,而另一位代表人物揚·岡紮樂茲的《刺心》則入圍了戛納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這暗示著這批「破壞分子」在法國影壇的崛起。 作為影迷心中逼格最高的電影雜誌,《電影手冊》自2013年以來,就一直對這些青年電影人青睞有加。他們在2013年4月的一期專題中,高喊出「年輕的電影人沒有死!」就曾經寫過芒締格導演的短片,並將其列為法國新新浪潮的領軍人物大肆褒獎。如今,芒締格導演的第一部長片《野小子們》就被手冊列為十佳榜首,從中也看到了手冊對這個「親兒子」的照顧有加。 芒締格保持了法國新新浪潮電影一直以來的「人工美學」特徵,並以這種美學為基礎營造出了一種奇特的復古奇幻視覺體驗。但卻以一種極大尺度的方式展現出來,充滿了性愛、男女生殖器、性別暗示以及隨即飛出的羞羞的液體,在感官體驗上絕對是有極大衝擊力的,甚至有影評人稱其為「媲美《發條橙》的演出」。誠然,這部電影有著比《發條橙》更大的尺度,但就具體的表現方式而言,又有著千差萬別。 《野小子們》有著挑戰三觀的尺度。一群頑劣少年在將老師姦殺後,企圖逃脫罪責,這裡很明顯的將男性視為罪惡的源泉。以此來看,男性性慾的釋放對女性而言則充滿了一種壓迫感,這種壓迫感是來源於男性對女性的性壓抑,這裡面既包含著男性對女性的壓抑,也包含著男性對自身部分女性特質的排斥。 對於性別的探索,人類從來就未曾停止過。現代的性別學說更傾向於認為「從心理角度講,性別是沒有明顯界限的」,因為兩種性別的身上其實都有另一個性別的特質,這種性別特質是互相滲透的。但是傳統的性別教育卻將男性與女性強硬的劃為兩種不同的性別特徵,而男性的性別構成中同時包含著暴力的因子,以及因強化自己男性形象而去壓抑自己女性的部分, 這樣再去看影片中船長對頑劣少年的訓教,充滿了對其中男性特質中不可馴服的暴力部分的改造,其中包含著一些同性之間的相互征服。若隱若現的男性正面裸體,在黑白色彩下,帶來一種上世紀邪典影片的質感。富有層次感的打光和極具舞台感的船戲調度,將明顯的性別暗示集中在看似開放實則閉合的小空間裡。 影片完全遵循古希臘戲劇的分幕方式。全片可分為五幕,第一幕岸上,第二幕船戲,第三幕島上,第四幕逃離,第五幕為大高潮。各幕之間有著循序漸進的遞進關係,邏輯嚴明,明顯的舞台特徵可以視為對古希臘戲劇的一次重現與致敬。但這種致敬,卻充滿了女性對男性的反抗。 男孩們一起來到島上之後,啜飲著棒狀植物分泌出的可口液體,享受著腿狀植物帶來的歡愉,對男性的性別改造也由此開始。影片世界上的戰爭、暴力歸結於男性身上的暴力因子,而將女性視為是化解暴力的液體。當手拿著短把手槍的女士正式出場的時候,這種女性對男性的反抗就有了具化的形象。 如果短把手槍可以視為是其缺失男性性特徵的代替品,那麼到後來,這把手槍在征服了暴力之後就變成了可有可無的多餘的工具。所以與短把手槍同理,男性的性特徵也是可有可無的,所以最後影片中出現了讓各位觀眾驚掉下巴的一幕。 芒締格在這一幕,不僅僅顛覆了「影像本體論」和「現實主義」,也在向傳統的男性霸權主義發起挑戰。這種挑戰全面擊垮了男性在女性面前最後的尊嚴,所以最後當然會以女權主義的全面勝利告終。就如同是一把火,燒光了舊的倫理規則,迎來了新的性別革命。 如《電影手冊》7~8月暑期合輯中刊登的《焰火宣言》那樣,芒締格、岡紮樂茲為代表的這群新電影人「跨越人、情感、時間;跨越混亂、慾望;跨越一片紅;跨越成見……跨越恐懼與傷疤」、「我們追求一種著火的電影……邀請所有著火的心臟在熱炭上吹風」。 當他們打破成見,重新去審視電影藝術、改造電影藝術的時候,法國電影在新浪潮過去許多年之後才再度亮起理想的光芒。舊的規則被破壞掉,同時新的理念建立起來,這是電影藝術能夠不斷前進的動力。 如知名的油畫《自由引導人民》一樣,革命是滲透在法國人身體血液裡的東西,在電影藝術中,亦是這樣。我們見證了這一代「身體裡住著野獸」的新導演的崛起,《焰火宣言》正如同是法國新浪潮之後多年以來一聲響亮的大砲。以此來看,在這一關鍵年份誕生的《野小子們》對宣言內容最好的註腳,可以看做是劃時代的作品。在這之後,請全世界電影人凝神屏息的觀望著法國這座電影藝術殿堂之國翻開嶄新的一頁。 法國《電影手冊》十佳榜首,滿屏幕都是羞羞的液體!

IT145.com E-mail:sdd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