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軟體

11歲男孩日充遊戲7千多元!家長稱實名存漏洞,騰訊退費

2021-05-12 14:32:00

在遊戲免費、道具收費的模式下,遊戲氪金被視為遊戲廠商成功運用玩家心理的手段,但隨著未成年人的加入,充值行為引發新思考。日前,河南鄭州市民李女士向南都表示,其今年11歲兒子在騰訊旗下手遊和平精英上充值了近1萬元,用來購買遊戲面板、裝備等。李女士表示,小孩玩遊戲的手機是李女士本人的,充值遊戲也是通過手機繫結的名下信用卡支付。李女士認為,若遊戲在充值的時候可以通過人臉識別的技術確認充值人是否為機主本人,則可避免這類事件的發生。對此,騰訊表示,據核實,該使用者反饋的賬號實名資訊為成年人,使用者在4月26日提起未成年人消費申訴,客服經過綜合評估,認為存在未成年人消費的可能性,受理了該使用者的申訴,並在5月3日完成退費。11歲學生購買和平精英面板、裝備花費近萬元家住河南鄭州的李女士育有一名11歲男孩,因平時男孩寫作業需要用到手機,因此常將自己手機提供給其孩子使用。李女士表示,4月25日,李女士欲還信用卡賬單時注意到當月消費金額有異,便發現前一日信用卡產生了多筆「和平精英」的消費,僅24日一天累計有7千多。李女士表示,其小孩告訴其是充值遊戲,「我們是做的批發生意,平時信用卡轉賬頻繁,就沒有注意到,24日那天刷太高了,才發現金額不對。」李女士信用卡消費賬單(部分)李女士表示,那天查詢信用卡過去幾個月的流水後發現,其小孩從2月份開始出現充值行為,但單筆消費從幾元到百元元不等,因金額較小,平時生意往來使用信用卡頻繁,就未注意到異常。李女士告訴記者,梳理後發現,加上24日當天的記錄,其小孩在和平精英共充值9千9百多元。李女士展示其小孩遊戲消費內容新玩家頁面「可能平時我在輸入信用卡支付密碼時被兒子看到,他就記下來了,」李女士表示,遊戲在登入和支付過程均未設定人臉識別,其小孩正是通過輸入信用卡密碼的方式來消費。李女士坦言,平時自己工作確實忙,沒有注意到小孩的這一行為,希望遊戲公司也能做出更嚴密的措施來防止這類事情發生。需要指出的是,24日,李女士小孩在和平精英共發起16筆消費訂單,合計7千多元。對此,記者聯絡和平精英手遊運營企業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公司表示據核實,該使用者反饋的賬號實名資訊為成年人,使用者在4月26日提起未成年人消費申訴,客服經過綜合評估,認為存在未成年人消費的可能性,受理了該使用者的申訴,並在5月3日完成退費。和平精英可通過手機微信登入輸入交易密碼作為驗證資訊南都記者下載同款遊戲,在登入頁面,和平精英提供遊客、微信、QQ三種登入方式。選擇微信登入方式後,遊戲自動跳轉至微信授權登入頁面,點選確認即完成此登入環節。在和平精英商城頁面,南都記者點選購買某款面板,在支付環節,iOS系統跳轉至App Store內購買,提供人臉識別及Apple ID密碼兩種驗證方式,Android系統則跳轉至微信支付頁面,可通過密碼驗證。2019年11月,國家新聞出版署釋出《關於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路遊戲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要求實行網路遊戲使用者賬號實名註冊制度。儘管各遊戲平臺遵循規定,在首次登入介面通過微信、QQ等賬號的繫結,確可完成實名認證,但並未保證實際操作者的唯一。網路遊戲自產生以來,發展迅速,據前瞻產業研究院資料,2020年,中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2786.87億元,比2019年增加了478.1億元,同比增長20.71%,保持快速增長。從細分市場來看,2020年,我國移動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2096.76億元。家長對「氪金遊戲」提出要求在遊戲免費、道具收費的模式下,遊戲氪金一直被外界視為遊戲廠商成功運用玩家心理的手段。但隨著未成年人加入遊戲玩家隊伍,其充值行為被認為具有不理性、未充分認識等特性,常由家長髮起退費申請。2018年,一位B站Up主「小師丈」開始統計被曝光的未成年人大額遊戲充值退款案例。截至目前,該Up主收集了367個相關案例,統計出高達2457萬元的消費金額。北京大學電子商務法研究中心蔣淑蒙認為,未成年人進行的網路充值、打賞,因行為能力缺陷而引發交易風險,涉及的是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訂立合同的效力問題。2020年3月,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發布統計資料顯示,有關未成年人網遊消費投訴,消費者反映的突出問題有三:一是實名認證環節存在漏洞,未成年人可一鍵登入;二是收費遊戲未事先明示「免費試玩」誘導;三是收費環節無驗證。針對未成年人遊戲認證問題,騰訊遊戲相關負責人表示,2017年至今,騰訊遊戲的未成年人體系已優化至3.0版本,在「孩子冒用家長身份資訊繞過監管」的問題上,騰訊遊戲擴大人臉識別技術應用範圍,對疑似未成年人的使用者進行甄別。該人士表示,目前,客服端的未成年人消費申訴量,與擴大人臉識別應用之前相比顯著下降。此外,南都記者從網易遊戲相關負責人處獲悉,網易遊戲旗下所有線上運營網遊均嚴格實施賬號實名制度,有效限制和管理未成年使用者的遊戲行為。若系統監測到實名登記是成年,但存在未成年人遊戲行為特徵的賬號,將依據規則生成預警工單。未成年人大額遊戲消費問題應社會共治在法律上,未成年人充值遊戲行為如何判定,廣東晟典律師事務所律師毛鵬認為,家長的退款申請擁有法律的支援,但退款是否成功仍依據各項事實。毛鵬表示,法律規定,未成年人利用家長賬戶充值網路遊戲,尤其涉及大額充值情形,明顯超出其正常年齡、智力判斷狀況範圍,相關充值行為應認定為無效。但退款申請能否獲得支援,家長有無過錯?企業是否履行應盡義務,都是需要考慮的情形。從遊戲企業角度看,在前期遊戲註冊及認證環節,遊戲廠商是否盡到相關識別未成年人的努力或工作?是否履行相關注意義務?是重要的判斷標準。若遊戲企業已履行相關提示和識別義務,即便最終認定充值行為無效,遊戲公司可不用全額退款;若遊戲公司未履行相關提示義務,則將來如果認定充值行為無效,遊戲公司可能仍面臨全額退款。家長對未成年人的監護責任屬於法定職責,且法律上沒有規定除外責任,因此,無論孩子是在家長配合上玩網遊和充值,還是繞開家長玩網友和充值,最終可能都會認定家長存在一定過錯,只是家長是否對自己的支付賬戶設定密碼,是否及時發現支付賬戶的異常,對認定家長過錯程度大小和比例可能有一定影響。毛鵬律師指出,此類事件在司法舉證上有以下幾個關鍵因素:實際充值者為未成年人,且充值未經父母同意的舉證;遊戲公司所採取的識別、或進行阻止等相關行為或措施,這些因素,對最終結果認定都有很大影響廣東省文化和旅遊廳文化市場綜合執法監督處王子尤認為,未成年人網路遊戲充值管理問題是屬於社會共治的範圍,從監管立法、確權,到遊戲廠商提高監管職能,以及學校、家庭的教育責任,都不容忽視。王子尤指出,科學技術的發展推動時代更替,產生諸多新娛樂方式,也為生活帶來了便利。如何遏制「未成年人網遊大額充值」亂象,不僅需要完善立法,還需要各責任主體積極配合、形成合力。面對退費舉證困難的問題,可以考慮舉證責任倒置,倒逼企業完善技術防範措施。與此同時,來自學校和家長的正確引導同樣關鍵。未成年人要在學校、家長引導下選擇有利於學習成長的內容,理性支付,學會甄別不健康內容並主動反饋;而學校、家長要加強溝通,創造關愛環境;社會要建立多元共治的治理模式,共同保護未成年人網路權益。轉自:南方都市報

【來源:生活報】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資訊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絡,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IT145.com E-mail:sddin#qq.com